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际>正文

江一燕获奖上热搜,屠呦呦获奖悄无声:优秀的

时间:2019-10-26 12:49:28    来源: 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

近日,屠呦呦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生命科学研究奖。

同一时间,演员江一燕,也自称跨界获得了美国建筑大师奖,并登上微博热搜。

网友在评论中调侃,恭喜两人同时获得国际大奖。

年近90岁的屠呦呦自2015年10月,因发现青蒿素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后,依然将全部精力花在科研上。

2019年10月,屠呦呦再获国际大奖,众人无不敬佩这位“隐身”科学家。屠呦呦没有因为周遭环境的变化而让学术浮躁起来,始终坚持做科研的初心,耐得住寂寞。

相对比,江一燕自称获得了美国建筑大师奖,为设计师之一。

“第一次参与设计,跨界建筑,谢谢陪我一起执着的我们的Team”。

江一燕还在微博感叹自己“虽然成不了高迪这样的天才,但觉得内心与这位建筑奇才有着些许相似的灵魂。”

美国建筑大师奖是一个叫Hossein Farmani 的伊朗人在美国创立的,而这个奖实际上才设立了四年,每年设立41类奖项,获奖名单有200多个。

江一燕获奖新闻仅仅发酵一天,就有网友跳出来质疑。

首先是翻译工作室的微博爆料,创始人Farmani先生说,今年得奖的建筑师名单中并没有江一燕。

其次,江一燕拿到的是2018年的奖项而不是2019年的,今年得奖的建筑师名为朱培栋,与江一燕合照是以为她来祝贺,一开始并不相识。

江一燕发微博反驳了网友们的质疑。从获奖名单里查询去年获奖作品LJ Villa(江一燕在北京的别墅),设计团队里还真有她(Yiyan Jiang)的名字,但是更严格地说,她只是提出“装修意见”的甲方。设计公司是一家叫Garbers & James Architectural Studio的德国公司。

她曾在节目中表示自己为LJ Villa找过五任设计师,最后德国的设计师与她想法契合。

建筑师是一个对专业要求极度苛刻的严谨职业,需要系统地学习力学、材料学、建筑绘图、CAD、SU、Rhino、Lumion等等。不少人学了七八年都不敢说自己碰到了建筑学的门槛。

而这次,一直以“文青”为人设的江一燕,又跨界到建筑行业,明明是甲方却在对外宣传上统一口径为“个人成就”,终于让专业人士坐不住了。

江一燕可以卖有内涵的文青人设,但玩过了火,装腔作势的“假优秀”藏不住。

真正优秀的人都在踏实地做自己的事,不喧闹的人才可以孕育伟大。

明星有人设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。粉丝有需求,自然就会有人生产。

《圆桌派》曾在节目中谈过明星人设。蒋方舟说,人设的结局就两种,要么被遗忘,要么崩塌。

知乎网友说出了明星孜孜不倦塑造人设的原因。

“人设”这个概念,源起于日本动漫业的“人物设定”,目的就是吸引特定人群。对于明星来说,人设既可以帮不出名的小透明打开知名度,还能帮助不温不火的明星转型。

人设背后是工业生产的本质,追名逐利的浮躁。

马克思《资本论》中提到,只要有“50%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”。成功塑造人设的明星能获得的利润早就超过了50%,当然愿意投入一个可能早晚会崩的人设。

前不久最大的明星人设崩塌事件当属“不知知网”的翟天临,顶着博士后头衔的他,一下子被爆出论文抄袭、学位注水。

翟天临曾通过“学霸人设”吸引了一大波粉丝,大家都称他是演员里最有学识的,做学问里最有演技的。参加完《我就是演员》和《身临其境》后,观众更是被他的演技派表演深深折服。

有的人会从自身特长角度树立鲜明形象,但有的人则急功近利塑造与自己本心毫不相关的“人设”。

没有真才实学,硬是为了利益塑造虚假人设,摔下时的状况一定和登高时的容易程度成反比。就像蒋方舟在节目中说的“你在经营的人设下收了多少好处,就一定会受到同等强度的反噬。”

人设如面具,装着装着,绷不住了,早晚会塌。因为面具背后不是真我,是浮躁的其他人。

主持人汪涵曾经说过:一个人开始变好的迹象之一,就是在低调中努力。

相比于高调宣传学霸、才女人设的“假博士”,明星中也有“真博士”。

再一次看到喻恩泰是在《身临其境》,我被他英文配音的莎士比亚戏剧《亨利五世》震撼了。完美英音再现辞藻繁复的对白,高潮部分情绪极具爆发力,青筋暴起,甚至比剧中人物表现得更加猛烈。《武林外传》让饰演吕秀才的喻恩泰爆红后,他没立有学识的“秀才”人设,接戏大捞一把,而是选择淡出视野,去中戏读博士,只为遵从自己内心的声音。

现在的喻恩泰不温不火,一年也就一两部戏。但他评价自己说,在表演上未尽责任,在学术上问心无愧。

安静的深造可以让人在专业方面更上一层楼,相信每一点努力都是在为厚积薄发的一天做准备。

努力的路上一定是寂静且孤独的,可正是自己耐得住寂寞,才能受得住繁华。

真正优秀的人或许一时得不到名利,但他们的努力,正在慢慢搭建属于自己的城堡,经得起时光的考验,也对得起自己所有的付出。

爱因斯坦曾说过:“孤独对年轻人而言是痛苦的,但对成熟的人而言却可以是愉快的。”

回到屠呦呦获奖。在获诺贝尔奖之前,她所住的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路普通居民楼的灯光照常在夜晚亮起,但几乎没人知道她是谁,在做什么。

直到她发现青蒿素,消息迅速传遍全世界。她的邻居惊喜地说道:“这栋楼里出了个诺贝尔奖!”

荣誉和采访纷至沓来,屠呦呦没有因此浮躁,还是沉下心来做科研,同时不止一次表示过“荣誉属于集体”。“得奖、出名都是过去的事,我们要好好‘干活’”。这是她面对学术科研的态度。

90岁以后,屠呦呦的新目标是为中医药事业培养更多后继人才。

屠呦呦的成就与名声实至名归,但她却不慕名利。就像青蒿这种低调淡泊的植物,没有艳丽的花、浓郁的香,却能拯救生命。

再看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,可称为国士无双。

他曾经是30年隐姓埋名不入家门的“逆子”,让母亲心碎,背负了数典忘祖的骂名。直到前几年在央视《开讲啦》露面演讲,让人了解了他不为人知的事业。

黄旭华本来想继承父母衣钵,成为一名医生,可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却在自己的国土上找不到一张安静的书桌。从此放弃医学,学习先进的科学。终于在1954年进入了国立交通大学造船专业学习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黄旭华为十周年国庆上赫鲁晓夫对毛泽东说,“中国要研制核潜艇,简直是异想天开”这句话,开始了与世隔绝的科研,从1957年到1986年,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父亲直到去世都没有见过他,母亲则在93岁才与他相见。

优秀的人是孤独的,伟大的成就总是在寂静烦闷中生长。

许多年轻人幻想在喧嚣中轻轻松松赚得盆满钵满,却忘记了自身能力的分量。静不下心来踏实做事,只想靠着造假等侥幸获得成功。

一时的成功总有梦醒之时,当虚假努力塑造出的“人设”被现实剥开,一切都将崩塌,正如“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”。

如果是追求专业领域的造诣,埋头独自工作才是常态,一代一代的科学家也总是这样,在静谧处孕育的伟大才能站得住脚。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友情链接